快捷搜索:  

【环时深度】米国硅谷,为何被五角大楼政治化?

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美国国家安全局特定入侵行动办公室(Office of  Tailored Access Operation)网络攻击西北工业大学的(de)不法行为本月被曝光,让人(ren)们(men)对(dui)这个缩写为TAO的(de)技术机构有了更多了解。而在硅谷,DIU——美国国防部国防创新部门(Defence Innovation Unit)——7年来已“重新点燃五角大楼与硅谷的(de)合作伙伴关系”。尽管历史上,硅谷的(de)企业(qiye)有过反战的(de)传统,前几年为避免涉嫌侵犯他(ta)人(ren)隐私也拒绝过与政府的(de)合作,但现实是(shi),确实有越来越多大大小小的(de)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在政策引导和巨大的(de)利益诱惑下,与五角大楼联系和互动日益增多,在开启“相互塑造模式”的(de)同时变得政治化。

五角大楼率先抛出“橄榄枝”

美国科技(keji)企业(qiye)为什么开始积极与政府和军方合作?首先是(shi)国防部抛出了“橄榄枝”。2014年12月,一个由国防部高官组成的(de)小组访问了硅谷,向那些新兴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征询有关国家安全的(de)设(she)想。在奥巴马任期内,五角大楼还发布新战略,首次提及“用网络武器来阻止敌人(ren)发起的(de)破坏性袭击”。2015年,时任防长阿什顿·卡特也专门走访硅谷,寻求和顶级科技(keji)创新企业(qiye)保持更为紧密的(de)联系。同一年,国防部国防创新部门(DIU)成立,总部就位于硅谷。

在DIU的(de)网站(wangzhan)主页上,写着这样一句话:“加快商业技术促进国家安全。我(wo)们(men)是(shi)国防部唯一一个致力于加快采用商业和两用技术,以快速和大规模解决作战挑战的(de)组织。”美国SCMedia网站(wangzhan)这样写道:“成立于1958年的(de)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(DARPA),是(shi)五角大楼的(de)一个行政机构,负责研发用于军事用途的(de)高新科技(keji),但现在人(ren)们(men)更关注DIU这样的(de)新机构,因为它(ta)是(shi)专门为利用硅谷的(de)科技(keji)初创企业(qiye)生态系统而设(she)立的(de)。”文章还说,DIU下属的(de)机构都有各自的(de)技术重点和投资策略,它(ta)们(men)有着令人(ren)眼花缭乱的(de)缩写,或加上Lab(实验室)等字眼来表明创新类型。

2016年,长期在硅谷担任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高管的(de)迈克·布朗入职国防部,2018年成为DIU主任。英国《经济学人(ren)》报道说,面对(dui)来自中国的(de)压力,如何强化美国的(de)军事优势(youshi),特别是(shi)技术优势(youshi)是(shi)五角大楼的(de)首要任务,而布朗认为,如果那些世界一流的(de)美国软件开发商与同样强大的(de)美国武器制造商更密切地合作,完成这个任务就将更为容易。他(ta)还表示,中国的(de)科技(keji)和经济雄心正在推动这场竞争,激励更多美国科技(keji)企业(qiye)和人(ren)员与五角大楼合作。

据了解,从一开始,DIU的(de)采购流程就不同于标准的(de)政府或军事采购协议,它(ta)通常会让感兴趣的(de)公司(gongsi)(gongsi)提交“不超过5页或20张幻灯片”的(de)提案,这样做可以方便那些不熟悉联邦合同要求、担心流程繁复的(de)小企业(qiye)或非传统公司(gongsi)(gongsi)。这种策略确实吸引了大量新公司(gongsi)(gongsi)投标。该机构提供的(de)数字显示:2016年6月至2021年9月,DIU将33%的(de)合同授予首次为国防部提供服务(fuwu)的(de)供应商;在所有获得合同的(de)公司(gongsi)(gongsi)中,有86%为非传统企业(qiye),73%是(shi)小型企业(qiye)。

“硅谷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能否重塑五角大楼?”《经济学人(ren)》日前以此为题刊文称,“在硅谷所在的(de)加利福尼亚州,反战情绪曾弥漫在斯坦福大学的(de)演讲厅和教员休息室,还有当时创业者的(de)车库中”。但现在氛围已变了。目前,大型技术公司(gongsi)(gongsi)已为美军和执法部门配备了云存储、数据库、应用程序支持、管理工具和后勤装备。字母表(谷歌母公司(gongsi)(gongsi))、亚马逊、微软和甲骨文预计将拿下90亿美元的(de)巨额合同,以运营五角大楼的(de)联合作战云能力(JWCC)。去年,微软获得一份220亿美元的(de)陆军合同,以供应其HoloLens混合现实头戴式显示器,用于模拟训练战斗。这家软件巨头还帮助开发空军作战管理系统。6月,字母表公司(gongsi)(gongsi)成立了一个新部门“谷歌公共事业部”,以竞争美国国防部的(de)作战网络合同。

甚至美国学术界也认同和支持硅谷和军方的(de)合作。在斯坦福大学校内创办国家安全创新中心的(de)美国学者史蒂夫·布兰克,正在讲述一门新课——技术、创新和大国竞争。他(ta)前不久在一家科技(keji)网站(wangzhan)刊发文章称,“五角大楼与硅谷的(de)合作伙伴关系已重新点燃”,去年11月俄罗斯发射反卫星导弹给美国敲响警钟,为应对(dui)日益严峻的(de)“非对(dui)称性竞争”带来的(de)威胁,已无法保持技术先行者和主要投资者身份的(de)五角大楼需要改变已有60年历史的(de)采购系统,需要加强和学术界、工业界以及硅谷的(de)联系,并成为“快速追赶者”。俄罗斯《生意人(ren)报》曾援引华盛顿大学历史学教授、《硅谷密码:科技(keji)创新如何重塑美国》一书作者玛格丽特·奥马拉的(de)话说,“今天美国所有的(de)科技(keji)巨头都具有军事工业的(de)DNA”。

“硅谷希望为战争机器提供动力”

回顾美国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为什么开始热衷服务(fuwu)于军方,《纽约时报》讲了个“硅谷回访五角大楼”的(de)故事:2016年7月,奥巴马政府时期的(de)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雷蒙德·托马斯招待一位客人(ren):谷歌时任董事长埃里克·施密特。这位美国四星上将差不多花了一天的(de)时间(shijian)陪着施密特参观司令部总部,并聊起人(ren)工智能的(de)话题。当施密特表示“你(ni)们(men)在这方面做得很差劲,我(wo)用一天时间(shijian)就可以帮你(ni)们(men)解决问题”时,托马斯虽然很生气,但还是(shi)忍住了。

4年后,施密特对(dui)美国军方技术缺陷直言不讳的(de)评估转化为个人(ren)行动:用更多的(de)工程师、更多的(de)软件和更多的(de)人(ren)工智能改造美国军方。美国媒体这样描述说:“在此过程中,这位最后离开谷歌的(de)科技(keji)亿万富豪,将自己重塑为谷歌和国家安全界之间的(de)主要联络人(ren)。”

2020年秋,由施密特领导的(de)新智库“中国战略组”撰写名为《非对(dui)称竞争:应对(dui)中国科技(keji)的(de)战略》的(de)报告,建(jian)议在科技(keji)领域同中国开展“非对(dui)称性竞争”。除此之外,作为美国国防创新咨询委员会主席的(de)施密特,还通过自己的(de)风险投资公司(gongsi)(gongsi)和130亿美元的(de)财富,向多家国防初创企业(qiye)投资数百万美元。

据美国《连线》杂志报道,国防创新咨询委员会也是(shi)2016年创建(jian)的(de),施密特和亚马逊公司(gongsi)(gongsi)创始人(ren)贝索斯等硅谷名流被邀请加入。有了这个委员会,即使后来的(de)总统特朗普与这些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关系一度紧张,但硅谷与五角大楼的(de)关系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。

2016年大选期间,硅谷巨头更是(shi)站在民主党一边,它(ta)们(men)认为民主党政府对(dui)新兴产业的(de)扶持更多,也让硅谷更受益,而特朗普“美国第一”的(de)政策和反全球化的(de)做法,将制约硅谷的(de)发展。特朗普当选后,曾与约20家硅谷巨头座谈,其后来的(de)减税政策也让这些科技(keji)企业(qiye)尝到甜头。

据俄罗斯rambler网2019年5月报道,在特朗普政府时期,国防部预算和中情局的(de)风险投资都侧重于科技(keji)巨头,政府还与这些公司(gongsi)(gongsi)签订合同,这样既有利于开展军事和情报行动,又使这些高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变得更强大。

随着拜登执政,硅谷和政府间的(de)关系更加密切。脸书、推特等公司(gongsi)(gongsi)高管2020年曾在拜登的(de)过渡团队(tuandui)(dui)担任职务。一些西方专家认为,2020年总统大选的(de)真正赢家根本不是(shi)拜登,而是(shi)科技(keji)巨头的(de)领导层。

“硅谷希望为美国战争机器提供动力。”美国《快公司(gongsi)(gongsi)》杂志去年11月刊文称,就在美中两国关系日益紧张之际,美国防部官员和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希望重塑五角大楼,文章说:“在里根时代,军方围绕航母等大型平台量身定制国防装备,而这些平台只能由雷神等大型国防承包商建(jian)造,但如今,可能决定21世纪战争的(de)技术将基于人(ren)工智能、数字技术、量子计算、太空、网络安全和生物技术,换言之就是(shi)硅谷已为服务(fuwu)企业(qiye)和消费者投入巨资的(de)那些行业。”

俄罗斯《观点报》近日一篇题为《硅谷靠近华盛顿》的(de)文章称,由于俄乌冲突,美国互联网巨头Meta配合美国政府的(de)行动,允许脸书发布针对(dui)俄军方的(de)信息对(dui)抗行为,“当然,美国IT巨头不会单独做出这样的(de)决定,这是(shi)与美国政府达成的(de)协议”,“硅谷如此顺从,是(shi)因为美国政府对(dui)企业(qiye)拥有强大的(de)影响力”。对(dui)于有关美国私营航天企业(qiye)太空探索技术公司(gongsi)(gongsi)(SpaceX公司(gongsi)(gongsi))在俄乌冲突中向乌克兰提供的(de)“星链”卫星通信服务(fuwu)的(de)消息,俄方也极为恼火,并提到该公司(gongsi)(gongsi)从美国空军获得资助,并获得美国防部航天发展局的(de)巨额合同。

“很多项目会开始藏着掖着”

美国帕兰提尔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分析师赛斯·罗宾逊认为,现代战争是(shi)“软件第一”。“软件第一”对(dui)美国小型软件开发商来说是(shi)个好(hao)消息,并让“硅谷离战场又近一步”。今年1月,安杜里尔(Anduril)获得了一份合同,在十年内建(jian)立价值10亿美元的(de)反无人(ren)机防御系统。据美国《快公司(gongsi)(gongsi)》杂志报道,安杜里尔是(shi)一家成立仅4年且只专注于国防的(de)初创公司(gongsi)(gongsi),目前已筹集7亿美元融资,估值高达46亿美元,它(ta)是(shi)美国国防部国防创新部门(DIU)将硅谷速度和工程人(ren)才带进五角大楼过程中产生的(de)明星企业(qiye)。该公司(gongsi)(gongsi)首席执行官辛普夫表示,他(ta)们(men)的(de)反无人(ren)机系统在18个月内就从原型变为满足国防要求的(de)产品(chanpin),而在传统的(de)国防部流程中,“仅识别威胁就需要两三年的(de)周期”。

中国军事专家张学峰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9月上旬,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(CSIS)发布名为《软件定义战争:国防部构建(jian)向数字时代转型的(de)架构》。“软件定义战争”的(de)说法也许不够准确,但确实说明了软件——广义上包括算法、人(ren)工智能等技术,在未来作战中的(de)重要地位。特别是(shi)人(ren)工智能,在军事领域的(de)各个层面都能发挥作用,从情报领域的(de)图像识别到空战,再到辅助决策等。2016年,Psibernetix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阿尔法人(ren)工智能飞行员在格斗空战中战胜了人(ren)类飞行员,体现出人(ren)工智能技术在作战中的(de)巨大潜力。

张学峰举例说,2017年,美国国防部就在人(ren)工智能领域提出Maven计划,打造“算法战跨职能团队(tuandui)(dui)”,目的(de)就是(shi)加速国防部整合大数据和机器学习技术,与由Facebook、亚马逊、谷歌、IBM、微软联合成立的(de)AI合作组织展开合作。该项目曾使用机器学习来识别无人(ren)机视(shi)频(pin)图像中的(de)车辆和其他(ta)目标,而这个技术背后有谷歌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积淀。

在研究美国问题的(de)学者看来,美国军事和情报界实际上同科技(keji)行业一直有接触,并与硅谷早期的(de)一些科技(keji)巨头保持密切联系,很多人(ren)都记得惠普联合创始人(ren)戴维·帕卡德曾担任过尼克松政府的(de)国防部副部长。这种联系过去显得不如军方和传统军火商之间的(de)联系那样密切,特别是(shi)在斯诺登事件发生后,美国科技(keji)企业(qiye)至少对(dui)于公开与美国情报界和军方的(de)合作有顾虑,因为舆论和民众担心,这会导致更多个人(ren)隐私的(de)泄露。不过,随着美国政府内外政策的(de)变化,在美国科技(keji)巨头眼里,国防部每年动辄上千亿美元的(de)项目采购资金和研发经费,无疑是(shi)个诱人(ren)的(de)巨大市场,也让一些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原本的(de)“道德束缚”不再起作用。

张学峰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:“未来美国高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和军方的(de)合作肯定会更多,双方的(de)关系也会更为紧密。这是(shi)一个相互塑造的(de)过程。同时,传统防务巨头也会参与进来,就像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旗下开发人(ren)工智能的(de)Psibernetix公司(gongsi)(gongsi)2019年被防务承包商泰雷兹集团收购一样。”在他(ta)看来,至于合作会否更加公开化,仍取决于相关项目的(de)敏感性。张学峰认为,美国现在已没有之前那么自信,很多项目也开始“藏着掖着”了。另外,很多美国科技(keji)企业(qiye)和创新公司(gongsi)(gongsi),实际上是(shi)为美国军方、情报部门进行网络窃密提供技术支持的(de),对(dui)于这一类技术服务(fuwu)和项目会在“黑色预算”范围内秘密进行,肯定是(shi)彼此都不愿承认和不敢公开的(de)。 【编辑:周驰】

贝佐斯前妻申请离婚:身家2081亿 第二任丈夫是(shi)老师

一家五代人(ren)的(de)88年接力:守护无名红军烈士墓

【十年经略】中国经济如何构建(jian)“双循环”?

岐山臊子面:咥一碗“神来之食” 品千年酸辣之韵

4亿多年前这5种鱼拨开“从鱼到人(ren)”关键演化的(de)重重迷雾

主帅蔡斌评中日女排之战:团结向上敢于亮剑

二级、三级公立医院启动“国考”,医疗机构加强能力建(jian)设(she)

给43名未成年人(ren)文身,老板该向社会道歉吗?

谁动了北溪天然气管道?俄称拜登“有义务”给出回答

10月新规来了!事关身份证、车子、电子烟

个人(ren)养老金个税优惠来了!可税前扣除,实际税负降为3%

汽车导航弹窗广告?网友担心影响驾驶安全,车企回应

《那年那兔那些事儿》作者林超:用年轻化方式表达爱国主义

访“追星”少年周泽震:“网友”合作拿下世界冠军

颐和园2023年日历发布 385幅植物图片展园林四季芳华

海上丝路再现繁荣 “向海经济”正当时

奔驰客服回应弹窗广告:或系第三方软件弹出

冯骥才“俗世奇人(ren)”系列手稿画稿首次集中亮相

谷歌,创新类型,Maven,SCMedia,HoloLens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97人留言! 共有:197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